服务世界22国420间顶级录音棚的专业扬声器
【REY AUDIO次声波音箱的历史与意义】——日本MJ杂志技术报告
2020-02-29 18:26:32
日本REY AUDIO公司在1987年受(株)熊谷组(KUMAGAI GUMI)大手建筑公司委托,制作可重播10Hz的音箱系统作为实验设备,用于研究声波与建筑的关系,开始着手开发次声波音响系统。
最早公开使用次声波音响系统的是1989年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世界设计博览会制作的时尚节目「人类・火山」(HUMAN・VOLCANO)。REY AUDIO音响系统低至9Hz次声波的存在,纵然没有大声压,透过声波改变空气,让现场观众体验到火山喷发的真实场景。
首次采用REY AUDIO次声波音箱作为录音棚监听系统的是1992年南非的波普录音棚(BOP STUDIO)。

南非 波普录音棚(BOP STUDIO) 9Hz〜次声波系统
同年,受日本劳动省产业医学研究所委托,调查极低频对人体产生的医学影响,开发可以播放5Hz‐125dB-SPL的次声波音响设备。之后,2007年香港SHAW MOVIE CITY(邵氏影城),也采用了次声波音箱系统,以REY AUDIO的RM-7VC为首,配合次声波音箱,该录音棚总共使用了52只REY AUDIO音箱。
2013年REY AUDIO公司更开发出适合中小型录音棚及一般家庭使用的次声波音响系统RIS-KM1V,将重播次声波变为触手可及的存在。

日本发行近百年历史的音响期刊【無線と実験】以“REY AUDIO次声波音箱的历史与意义”为题,将REY AUDIO次声波的发展史文章刊登于该杂志上。
原文翻译如下。


【REY AUDIO次声波音箱的历史与意义】
 
MJ技术报告
 
解说:MJ编辑部

REY AUDIO 木下正三 次声波音箱系统RIS-KM1V

 
【在次声波音箱的研制完成后初次登场的KM1V】
在MJ6月刊的MJ新闻《伊藤圭一的声音质感》中,我们报道了有关REY AUDIO用于小型扬声器系统KM1V中的“次声波音箱”的发布情况。KM1V是1994年发售的垂直式双低音扬声器系统,发布当初其浑厚的声音就成为话题的焦点,至今KM1V依然受国内外的录音棚、音乐爱好者等音乐相关人士喜爱,是一款长期畅销商品。

KM1V单体的低频重放达到了45Hz,几乎覆盖所有乐曲的频率波段,而在超低频的重放中,RM7V等能够实现20Hz重放的大型系统是更好的选择。发布KM1V时,REY AUDIO已经在开发可重放20Hz以下最低达8Hz的次声波音箱,并于之后发表了RIS-1。当初业界想当然地认为REY AUDIO会生产一款同时兼容KM1V的次声波音箱,实际上这花费了将近20年的时间才得以实现。

【REY AUDIO的超低频重放】
次声波音箱的概念始于掌管(有)REY AUDIO的木下正三氏于1976年(先锋公司,任职中)的一个想法,他说,“因为大部分自然的声音在低频中具有更丰富的频谱,所以我认为也许相对于高频而言,在低频中声音对人类的影响度以及重要性都更大”。当时REY AUDIO已经在设计可重放超宽波段(4.5kHz~100kHz)的带式扬声器PT-R7并对其实现产品化,相对于超高频重放,更注重低频重放,这正是因为REY AUDIO有着低频重放有助于重现自然的声音,提升音乐感染力的想法。

木下氏于1978年为美国老鹰乐队(Eagles)的演唱会开发出了一套新的扬声器系统,这套扬声器系统拥有令人震惊的低频重放能力(30Hz,130dBSPL/30m),这开创了演唱会音响的新时代。1981年木下氏除了开发出可重放20Hz低频的扬声器系统,他还猜测也许人类对以往被定义为可听波段外的20Hz以下的波段也存在感受性,将此称为“次声波”,并发表在《广播技术临时增刊 现代立体声扬声器82》杂志上。

1984年木下氏从先锋公司独立出来,成立REY AUDIO,并发明了后来成为核心技术的“垂直式双低音技术”。同样是1984年,这项技术以世界首创的垂直式双低音监听扬声器RM-8V的形式被引进到夏威夷岛的“Dolphin Studio”。1986年,在上述单元配置的基础上融入可重放20Hz低频的技术,开发出了RM-7V。刚好赶上以CD为媒介的数字音乐全面普及的时代,因此获得了全球众多录影棚的支持。

1987年收到(株)熊谷组可重放10Hz以上的扬声器系统(用作有关次声波的实验设备)的委托,开始开发次声波音箱RIS-1的原型。在上述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某次尝试播放音乐时带给了木下氏极具冲击性的体验,从此他更加确定次声波的重要性和意义,并以实现次声波在音乐中的体验应用为目标开始着手新的研究开发。同样是在这个时期,他也体验到超低频同样具有指向性的客观现象。
第二年,为了实现次声波在录音棚监听扬声器中的应用,与一向保持合作关系的世界级录音棚设计师Tom Hidley(汤禧利,美国西湖音响westlake audio创始人,著名录音棚声学设计师)一同从录音棚的结构层面开始展开研讨和开发。


以往看着弗来彻-芒森Fletcher-Munson)的测定结果,误读信息错将20Hz~20kHz作为人类的可听波段的工程师非常多,目前依然存在这种误解,木下氏主张人类对20Hz以下的超低频也存在感受性,这也与管风琴以及贝森朵夫高端三角钢琴存在16Hz键的音乐理由一致。使用常规的路径重放20Hz低频时,设备将变得非常巨大,且成本也更高。而如果再降至16Hz,这将变得更加困难,偶尔会出现20Hz以下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意见,实则只是不想挑战20Hz以下低频的借口。那么,实际上存在多少工程师,曾通过音频设备完整地重放20Hz的超低频以及20Hz以下的次声波并进行聆听呢。然而实际情况是,即使再怎么讨论次声波的不要论和必要论,也很难形成次声波的重放将会改变音频设备的将来的观念。而木下氏排除这种思维的局限性,作为一名音频技术人员他禁不住想要体验一下充分重放出超低频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这将打开一个怎样的世界。

1989年,木下氏的出生地名古屋主办世界设计博览会之时,设计师山本宽斋出品的特别节目“KANSAI HUMAN VOLCANO”中采用了REY AUDIO的演唱会系统和新开发的次声波音箱RIS-1。这个节目在以火山喷发为背景的时装表演中重放9Hz的超低频,为观众带来了最佳的声音质感和异次元的音响体验。这也是次声波音箱在世界上的首个一般适用事例。

1991年,东京千驮谷限时开放了“MAGICAL SUPER STUDIO”。这里布置了出自REY AUDIO之手的兼具展示厅的音乐俱乐部,除了可重放20Hz的RM-7V以外,还引进了可重放8Hz至20Hz的次声波音箱RIS-1。此外,建设在南非·博普塔茨瓦那共和国的巨大录音棚群“BOP STUDIOS”的所有录音棚中也都在RM-7V的基础上引进了可以重放9Hz至20Hz的次声波音箱RIS-1。Tom Hidley给这个系统取了一个叫做“Infra sonic monitor”的爱称。
同年,受日本劳动省产业医学研究所委托,为调查极低频对人体产生的医学影响,开发可以播放5Hz‐125dB-SPL的音响设备。
2007年香港的邵氏影城(SHAW MOVIE CITY)也采用了次声波音箱系统。以RM-7VC为首,配合次声波音箱,此处总共使用了52只REY AUDIO音箱。在录音棚的制作现场配置次声波监听环境,体现在向之后的作品中录入次声波的可能性,因此意义深远。

2009年,REY AUDIO发明了划时代的扬声器系统“千禧年监听扬声器”,2011年在涉谷道玄坂开放了“Sound Musium VISION”。这里有四个音乐空间,全部都配备由REY AUDIO生产的扬声器系统,这是一家拥有世界首屈一指的规模和声音质感的音乐俱乐部。名为GAIA的空间里除了新开发的“千禧年音箱”以外,还引进了通过大幅度的增幅以8kW/ch的瞬间耐输入实现14Hz的重放的次声波音箱RIS-1M。如此一来,在任何人都可以正常体验得到的领域中实现了次声波声音。


REY AUDIO 木下正三 次声波音箱系统 RIS-KM1V


【艺术音响】
木下氏在先锋公司开发CS-3000扬声器系统时,以“能够与现场(演奏)进行竞争的音箱”为目标。这是发生在1972年的事情。他写道,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克服所有困难,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最终实现了“如同融入到空气中一般,没有任何强调感的自然的声音”(《无线与实验》1972年2月刊)。当时,在他看来理想的音响已经不是“原音重放”而是追求“现场演奏的自然程度”,作为音响工程师他绝对是为数不多的存在。关于之后木下氏负责开发的带式扬声器PT-R7,他也在技术资料中记载道,这其中融入了“告别原音重放,与现场声音一决胜负”的思想。

1999年,木下氏加深了音响中的音乐也必须是能够感受到音乐灵魂的“真正的音乐”的想法,并将此命名为“艺术音响”,在音响杂志上的公司广告中进行了“艺术音响宣言”。通常所谓的“音响”致力于从唱片以及CD等媒体音源中释放出梦幻的“原音”,与此相对,“艺术音响”的目标在于通过音响设备使得重放音乐能够唤起与现场演奏同等以上的感动,成为听者的精神食粮,可以说这是“艺术音响”与一般音响之间的一个很大的不同点。

通过提倡能够在闭塞的日本音响界引起反响的“艺术音响”,再加上超低频重放,能够重放出连气息都能感受得到的自然且开阔的音乐,但是考虑到一般家庭使用的空间因素,看着眼前巨大的RM-7V以及RIS-1,想必大部分音乐发烧友都只能选择放弃。因此,与紧凑的KM1V配套组合的专用次声波音箱RIS-KM1V的面世对于大多数音乐发烧友而言算得上是一大好消息。

木下氏将次声波比喻成古典物理学的“以太”,他也介绍说次声波是传达现场氛围的媒体。他指出虽然现在的物理学中否定了以太的存在,在视觉的世界中当感受到比空气更强的存在时,人们引用以太的例子,作为比平常感受不到存在的空气更浓的存在,而视觉世界中的以太恰如听觉世界中的次声波。他也通过在现实的视觉世界中也能够唤起超越现场的感觉这点说明这是一种与艺术音响的根源相同的思想。

因此,可以说重放次声波是极为自然且必然的结果。在了解次声波带给音乐的影响后,应该如何扩散次声波,应该如何将次声波变为触手可及的存在,可以说RIS-KM1V就是木下氏给我们的答案。

【等待的重要性】
为了实现艺术音响,仅通过理论和企划会议是无法获得“灵感”的,这一点非常重要,需要凭感觉去捕捉音乐的本质和感动,而更重要的是着眼点,这其中“等待”的观点就成了必然。
例如,RM-7V的扬声器驱动和KM1V的球顶形高音扬声器虽然结构不同,却能够发出相同倾向的声音。大厂商碍于时间与成本的限制不会考虑这种方案,而REY AUDIO抱有绝对要完成的信念,无论如何都会竭尽全力去实现追求的声音。为此REY AUDIO追求重要的一点或者两点,舍弃其他部分,在这种“等待”中给出结果。